靖港旅游公告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风雅靖港 >> 人文荟萃 >> 浏览文章

靖港与曾国藩之首战

作者:靖港古镇 日期:2016年07月13日 来源:本站原创  点击:


        曾国藩一生遭遇大厄的地点共有三处:一为靖港,二为湖口,三为祁门。

咸丰四年(1854)四月,湘勇初练不久,尚未成军,朝廷即日夜催促,硬要强行将这支民兵队伍投入主战场,曾大帅被逼无奈,只好冒险亮剑。由于情报有误,他以为敌营空虚,有机可乘,于是率领五营湘勇趁夜偷袭,结果中了太平军的埋伏,输得脸色铁青。

靖港与曾国藩之首战

湘军初战不利,士气大挫,纷纷夺路奔逃,水上的浮桥是用门扉床板搭就的,哪里经得起这番蹬踏?湘勇落水的落水,中箭的中箭,一个个狼奔豕突,哭爹叫娘。顷刻间,靖港就变成了一口沸腾的大汤锅,湘勇都沦落为露馅的馄饨。曾国藩亲临前线,督战使出奇招,插一面令旗在岸头,手提利剑,大声疾呼:“过旗者斩!”残兵败将见此情形,急中生智,绕过旗杆,逃得无影无踪。战局立刻就黄了。那时节,曾国藩气昏了,还是吓懵了?已难考证。唯一可知的是,他羞愤交加,闭上眼,咬紧牙,纵身跳进湘江,喂鱼算了。当年,安徽巡抚江忠源和湖广总督吴文镕都是战败后投水自尽的,好过做敌军的俘虏,受朝廷的处分。曾大帅命不该绝,幕僚章寿麟一直关注着湘军大帅的一举一动,以防意外发生。这才不过一顿饭的工夫,大帅就不想玩了,不想活了,真是始料未及。章寿麟水性好,力气大,他捞起曾国藩,背在背上,朝着省城方向发足狂奔,好歹把湘军大帅的那条老命(曾国藩不算老,才四十三岁)从鬼门关抢夺回来。

倘若曾国藩在靖港投水后不幸丧命,喂肥了一群翘白子鱼,怎么办?别人都会说,那可就大势不妙了,继起者谁有偌大的本事收拾此后愈益糟糕的局面?但有一个人对这种看法绝对不以为然,此人就是与曾国藩瑜亮一时的左宗棠。章寿麟晚年请人绘制了一幅《铜官感旧图》,内容是纪念他早年在靖港救起曾国藩的那次壮举,请了当时许多名人作序。左宗棠也用心写了一篇,说到曾国藩的获救,他说:“夫神明内也,形躯外也,公不死于铜官,幸也;即死于铜官,而谓荡平东南,遂无望于继起者乎?则不然矣!事有成败,命有修短,气运所由废兴也,岂由人力哉!”言外之意是,曾某人死了,不仅地球照样转,天下也会照样澄清,我左某人强者运强,又岂是白吃闲饭的无能之辈?后来,湘军名将罗泽南念及曾国藩兵单力薄,慨叹道:“天苟不亡本朝,公必不死。”左宗棠对这样的说法摆明了是不肯苟同的,为此那个“悻悻争名”的负面评语就落在他身上,甩也甩不掉。

据湘军大将李元度忆述:曾国藩获救后,翌日中午才抵达长沙,身上湿衣服仍未干透,蓬头跣足,神情狼狈不堪。省城的文武官员幸灾乐祸,对他多有揶揄。部下劝他吃点东西,他也不碰碗筷。当天,曾国藩就搬到城南高峰寺去落脚,撰写遗嘱(这是曾国藩的习惯,每遇棘手事,就写下遗嘱存档),处分后事,打算第二天自裁(这回更不得了,要对自己下毒手,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)。所幸塔齐布、彭玉麟等将领率领湘军主力攻克了湘潭城,靖港的太平军闻风逃遁,他才如逢大赦,破涕开颜,收拾烂旗破鼓,重整军实。

左宗棠的忆述还补充了一条有趣的材料,说是曾麟书在湘乡荷叶塘听到儿子吃了败仗后打算自杀的消息,立刻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家书派人火速送到省城,信中撂下这样的狠话:“儿此出以杀贼报国,非直为桑梓也。兵事时有利钝,出湖南境而战死,是皆死所;若死于湖南,吾不尔哭也!”老爷子这回真的动了肝火,发了脾气,竟怒斥道:你堂堂男儿,报国捐躯,死哪儿去不行?现在吃了败仗,硬要在家门口弄死自己,岂不是让祖宗十八代都陪着你丢人现眼?要是你就这样子嗝儿屁了,我半滴老泪都懒得为你流淌!曾老爷子很会做政治思想工作,一手软,一手硬,火候恰到好处。

靖港之战,是湘勇的“开门黑”,所幸曾国藩跳水没死成,后来,他在湖口大败,情急心慌,又要投湖寻短见。比起往日的表现来,这回明显多出几许真人秀的成分,大家心知肚明。两次自杀,毫发无伤,“跳水冠军”的头衔,曾国藩拿定了,也没人怀疑或诬陷他服用了兴奋剂。英雄不问出身,也不问来路,所以两次跳水并不是什么耻辱的纪录,反倒为曾国藩的人生增添了浓厚的传奇色彩。

(文/王开林) 



靖港古镇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:0731-88306970 88302868
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靖港古镇 www.hnjggz.com 邮编:411100
湘ICP备13008386号 技术支持:龙帝网络科技